第一百零一次初恋[中篇]

#小说

老文章预警:该文写于作者20岁,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当我醒来的时候,还能看见她那带着泪花的睡脸。

我拿出自己的手表看看时间,距离开馆的时间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想了一下,大概就是说,我们至少也还要等到大约一个小时后才能离开。

我无聊的托着腮帮子,思考着问题,不知不觉中,视线就落在了那本书上,好奇心促使我将那本书取过来,终于有机会仔细地打量这本书了,在大标题的掩映下,图片似乎显得不是特别的重要了,不过简单的画着一对相拥的情侣,的确也没有什么值得好好深究的必要,下面还写着两行封面文字,

“纵然要离去,也请留下最后一个拥抱。”

“既然别离,又何须留恋呢?”

真是悲情的故事呀,不过想来恐怕和我看过的那些泡沫爱情故事差不了太多吧,也不过就是巧遇,相爱,别离罢了。不知道是谁说的,悲情的故事,大家都不愿意,但是却拥有最大的小说市场,所以即使是快乐结局的故事也会在出版之前被要求改成悲伤结局的。是不是真的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就是,我看到的大部分小说都是悲情得可以让坚强的大男人都忍不住要落泪的。

我没目的的随意乱翻着,很自然的就翻到了夹着书签的那一页,干净的自制书签印入眼帘,上面用绿颜色的笔写着“自己,真实”,实在是很难揣测的意思。下面还写满了“正”字,整整齐齐的总共二十个,除了最后一个“正”字还差一画没有写完。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好奇心一贯很强的我似乎觉得突然对她挺感兴趣的了。

砰的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路,连忙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把她的书放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了,才突然想起刚才那一个声音大概是图书馆大门打开了的声音吧,突然失去了的事做的我,不自觉地拿起自己的书,随意的翻到某一页,然后视线却慢慢的从自己的书本上又回到了她的脸庞上。忽然发现她似乎有醒来的意思了,连忙又将自己的目光收回到自己的书上。

随着一些细小的声音,我猜想她已经起来了,我便很自然地抬起头看着她,看着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她简单的整理着有些松乱的头发。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心里产生了一种幸福感,仿佛自己置身于小说中一般,就像小说里描述的一对浪漫情侣,男孩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孩,直到她化妆完毕,变成一个漂亮的天使,然后……

我忙着自己的幻想,眼睛却一直盯着她,被发现看着自己的女孩似乎不好意思的把头转开了,我也连忙把头低下来,一种罪恶感从心底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了,像了犯了错误的小孩,把头埋得更低了,不过游走的目光,仍旧可以看得到她从包里取出了镜子和梳子,很早就知道了这是女生随时携带的必要品,今天算是真正的得到了验证。

目光虽然落到了自己的书上,但是心里却装不下书里的任何内容,心里不断地想着各种各样的接下来的对话,我知道,根据小说上的接下来的经典对白,应该是要问她的电话,以及她是否有男友之类的。但是我的性格似乎与我所看过的大多数说此类话语的主人公完全不同,而和我性格相似的男主人公似乎都很幸运的有一个会主动问他电话以及是否有女友的女孩。

心里不断地可惜着,一段浪漫的相遇却没有一段浪漫的对白,但是也许真的就是我这种人的命运吧。曾经没事时便想过,觉得古代挺好的,从小就有定好的婚姻,长大了就不用为这种事情在伤神了,可惜这种幼稚的想法,在还没正式成年之前,就被各种论据给击得完全不成型了。

头脑里还在不断地胡乱思考时,就被她起身推动椅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站了起来,我看了她一眼,也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我看着她,算是真正的第一次从正面仔细的看,虽然比不上通常小说里女主人公美丽,但在经过一些简单的整理后,可以感受出那种不可描述的美丽感。

她将我昨天披在她身上的衣服取下来,很轻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动作。我连忙绕过桌子,去取自己的衣服。

我接到衣服后,她就连忙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只见她拿出一支笔,在刚才我已经见过的书签上画上了一笔,如果不是我事先见过,否则我也不会知道她一定是在画第二十个“正”字的最后一笔,难道说这是她在这里睡过的第一百个夜晚了吗?

非常出乎意料的,她把刚画好的书签折成一团,夹在手心里。

我也惊叹的叫出声来,问道,“啊?你干什么?”

她转过脸来对我笑了笑,然后又埋头,边收拾自己的东西,边和我说道,“读完了,一百本爱情小说,下一次爱情应该是属于我自己的。”

她背上已经收拾好的书包准备离开,走了几步离开,又转过来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看着我等待我的反应似的。我除了条件反射的回答了“没关系”之外的确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而且恐怕这次条件反射的回答似乎声音比她的还要轻上许多倍,连我自己都没听清楚,估计她也是当作我还没说话吧,于是我便很不自然地加了一句“再见”。

有人说过,两条平行线是不相交的,要找自己的那根相交线。

可是我说,两条相交线虽然要相交,但却只能相交一次,应该找离自己很近的那根平行线。

我原以为我们只是两条距离远远的平行线,我在这里的地上坐着看书,她在那边的板凳上坐着看书,然后直到我们各自从这个学校消失,没想到我认为的这两条平行线竟然相交了,但是,毕竟交线的交点只能有一个……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那个老位置坐着看书,可是不同的是,她的那个老位置却空了下来,半个月也再没看到人坐了。这间本来就缺乏人气的房间更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