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次初恋[前篇]

#小说

老文章预警:该文写于作者20岁,里面提到的东西可能会过于幼稚或已经过时,请注意分辨。

橙色是丰收的喜悦,
橙色是节日庆典的花虹,
橙色是明亮的余辉
橙色是太阳最后的祝福,
橙色是我们轻轻的相遇
橙色是上天赐与我们最美的礼物。

图书馆就像我的家一样坐在了我的屁股下面。

虽说图书馆的老师们还是偶尔做过一两次清洁的,不过人来人往的图书馆还是被带来了不少沙尘。不过这一切也有个例外,那就是在图书馆顶楼的一侧的书库里,几乎很少有人去,因为里面不是艰深晦涩难懂的专业教材,就是跟看天书差不多的各个国家的鸟语书籍。

我现在是坐在图书馆里,不过是坐在地上的,这并不是意味着这里没有桌椅,同样也并不意味着我不拘小节,不过这里的地板真的很干净,是我亲自用拖把拖干净了的。

其实我并不是很无聊,所以我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很奇怪的拿拖把来拖地,不过在这间本就不太大的常常好几天没人拜访的书库里,竟然常常有一个女生坐在这间屋子里的那桌椅上看书,向来不太喜欢女生并且比较喜欢一个人独自看书的我,当然只好另寻佳地了。

我从小就很喜欢看书,常常被书中所描绘的精彩世界所吸引,当然这点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变,不过当我知道书中的故事不过是被编造出来时,心中充满了失望,感觉那些心中一直梦想的东西,似乎在一瞬间消失了一般,我自己似乎也在那一瞬间长大了。

我自己依旧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书籍,不过对实际的生活似乎有些失去信心,更多的时候宁愿逃避一切,逃避到图书馆这个安宁的地方,逃避到书中的完美世界中去。

即使我怎么逃避,还是有件事情是无法逃避的,那就是实际生活,我用我这个还不算太笨的脑袋稳坐着系里前几名的宝座,家里并不贫困,从来不用愁吃穿,感觉上这样似乎已经很完美了,但是大学生的另一不可逃避的主题,恋爱问题,始终是个麻烦的事情。

当我们寝室除我之外的最后一个哥们儿牵着他的女友对我说,“快和现任女友(他们一致认为,图书馆是我的现任女友)分手,还是找个新的吧。”然后打情骂俏地走开时,我也只能叹一口气,然后又钻进书中的世界里。

书中总是有太多的悲剧,虽然我知道书和现实是有很大差距的,那些悲剧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几率近乎为零,不过还是停不下来思考这个问题。况且,比起坐在路旁看美女,然后搭讪,我更喜欢在图书馆里浏览书籍然后取出来美美的阅读一遍。

不过事情总是在发展,思想也是在不断的改变的,记得那天寝室的室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的女友,“她的图书馆美女太文静,哪里都不挪一下,如果不是上课要路过的话,长啥样我都不知道”,其同学也附和着,“书中自有颜如玉”,然后一阵狂笑后又继续各自的牢骚。

虽无太大改变,不过自此之后,在图书馆里偶尔也要留意一下那个“抢走”了我的位置,几乎随时都能在图书馆里看到的女生。

故事就像这样,就像我在书中所读到的那些一样奇特,在如此简单的背景下开始了。

天黑了,具体说来,天已经黑了很久了,只是现在把灯关了而已,应该是到图书馆关门的时间了吧,心中不断抱怨着管理员,怎么不来通知或是检查一下,留下孤零零的我,坐在黑乎乎的图书馆顶楼角落。

外面似乎有不少乌云,月光也不能穿透进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描述现在的情形实在太确切不过了,我缓缓的站起身,突然很清晰地听到“卡塔、卡塔”的声响,似乎摩擦着什么,我停下了身体的动作,一边感受到由腿部传来的麻麻的感觉,一边继续听着这离奇的声响。

心想着,难道说这里还会有人没离开?还是说,只在书中才会出现的恐怖故事正在上演,而且我还是主角?或者最坏的打算,我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

心里还正在摸索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一点亮光从层层叠叠的书架后传来,心里不由得一颤,各种在书中描绘过的恐怖场景突然间在我的脑中闪现,虽然唯物主义世界观让我应该相信这个现实的世界,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的环顾着周围。

缓慢的向亮光处移动,穿过层层书架,最后终于看到了这出乎意料的景象,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她,那个“抢走”了我位置的女生。

她现在正拿着打火机,从一个小包里摸索着什么。看着这个,终于明白刚才的声响只不过是打火机的声音,害我乱猜测半天。

看见我的出现,似乎也让她大吃一惊,然后她将从包中取出的蜡烛点着并立在了桌上,指着她对面的座位说,“坐这里吧,看得清楚。”听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没有放下刚才还在看的书。

我正在思考这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她将蜡烛向桌子的正中央移动了些,也就是使她先前指着的那个位置更加明亮些了,做完这些动作,又看着我说,“椅子是擦干净了的。”

我也不能呆在那里,于是很自然的走到她所指向的座位,当我把收拢在桌子下的椅子拉出来准备坐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些什么。

于是走到一旁堆放的旧图书馆用品前,一边取出里面我自己藏着的东西,一边询问着,“要喝点水吗?”

没能得到她的回应,不知道她是懒得理我还默认了,不过我还是把藏在这里的饮水用品都拿出来了,取出了两个杯子,拿了瓶连封都还没有开的矿泉水,将两个小水杯满上了。

矿泉水倒是我自己带来的,不过这个水杯是就地取材找到的,似乎是以前管理员没事时开茶话会用的,在洗拖把的同时一起洗的,所以也没受到过多的奇异的目光。当时倒是没想多少,只是随手拿了两个来洗,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用到两个杯子了。

我把满上的小水杯推过了以蜡纸标记的中间位置,说道,“杯子我昨天洗过的,水是新鲜的矿泉水。”,说完便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端起水杯,轻轻的喝上了一点。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打量过一个女生,发现她是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可爱型的,虽说不上什么大美女呢,不过倒也还有几分姿色。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她的眼睛,发现她竟然也在注视我,弄得我好不自在,于是便想抛点话题缓解下气氛,便问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也许是我的声音,使她突然回过神来,无所适从的拿起书,立起来将我们的视线分隔开。于是我顺便也看到了那本书的名字——《最后一个拥抱》,完全出于好奇,在昏暗的烛光里我试图去看清那本书的封面图片,直到被她的回答打断。

“明天早上。”

我也回过心来,想了想,有些诧异,不过对于这个除了早上我来的时候似乎看不见之外很难看到没有她的身影的那套桌椅的她来说,似乎也算是意料内的事情了。于是我继续问道。

“你常常在这里看一夜的书吗?”

“不算很多次。”她回答得很轻,似乎像幽灵一般。

“平时晚上还有像我这样被意外留下来的人吗?”

“没有。”

我还想开口,不过却说不出了,因为我看见她似乎又是在认真地阅读了,不愿去打扰她了,也翻开自己的书继续阅读起来。

第二根蜡烛已经烧到了一半,这么长的时间里,我竟然没有太大的睡意,一直看着书,并且时不时的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脸上的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了,想必是看了悲情的小说吧。《最后一个拥抱》,光看名字都能猜出来,最后多半是悲惨的结局。

这时她的这本书似乎已经阅读完毕了,倒在了桌上睡下,那本书很随意的摆放在一旁。

我这时正考虑我是该睡了呢,还是继续看下去呢,她又坐了起来,说道,“蜡烛在那包里还有,打火机在那里,我先睡了。”

“那我也准备睡了。”我也应和着。

蜡烛吹熄后,月光竟然在这时神奇的照耀了进来,虽说没能直接照到我们这里,不过通过地面的反光,我看见她美丽的长发自然垂下,使人感觉似乎到了一个神奇的国度。

看着这样美丽夜景的我,始终不能入睡,趴在桌子上思考着些什么,感觉似乎在这美丽的夜,爱上了眼前的这位美丽的姑娘,这样的想法是我自己心跳不已,向来只与书为伴的我,似乎也在想象着些什么,想象着那些自己认为只能出现在书中的故事。

在我已经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她的呼喊,“不要走,我冷,最后抱我一次好吗?”

我向来比较容易醒,她这么梦语般的一呼喊,着实把惊醒的我吓了一大跳,看着她趴在桌上,似乎也没有醒来的迹象,依旧是月光,映射出她脸上的泪珠,显得格外动人。

不由得起身,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